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壶天阁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壶天阁 小说 玄幻 东方玄幻 山神 第一二三六章 灭天

第一二三六章 灭天

小说:山神| 作者:宝石猫| 更新时间:2016-12-29 15:59:33| 字数:8949| 加入书签

“道祖,第九个道祖出现了!”看到金衣方凌的出手,紫青道祖的声音中满是惊恐。△↗,.

第九个道祖,道祖不能给过八,可是现在,方凌自己,就拥有两个道祖的实力。

而且还是两个不在三千道之中的道祖。

那些没有神识的古道祖,一个个这个时候,好似也感应到了那钵盂的威胁,一个个催动各自的法宝,朝着那钵盂狠狠的轰了过去。

“轰轰轰!”

虚空之中,雷声轰鸣,那本来只有阴阳两色的太极图内,再次闪出了一道光华。

这是一个磨盘,一个看上去和普通人家家里的石磨盘没有任何区别的磨盘,但是他一出现,却让紫青道祖等人的神色,更加的难看。

“天地大磨盘,没有想到,这种东西,竟然真的存在于世间,完了,这次我们彻底的完了!”

元青道祖的声音之中,带着恐惧,他手指着磨盘,声音颤抖的道:“我本以为,这东西根本就没有存在在这世界上。”

磨盘落,那一个个上古道祖的身影,都直接没入了石头磨盘之中,也就是一个眨眼功夫,这些刚才还威势无匹的道祖,就化成了磨盘之中的一道道纹。

一道最普通的道纹,一道最平常的道纹。

一时间,天地之间,剩下的唯有那偌大的磨盘。

方凌在八卦小世界之中,也将天地两块神碑凝结成为磨盘的模样,但是现在,看着这一块磨盘,他才真正的感到,自己的手段,实在是有点不起眼。

那古朴的磨盘,在无声无息之中,在虚空之中缓缓的分开。

无数的山川河流,在这磨盘分开的刹那。从大地之上飞起,朝着那磨盘飞了过去。

方圆百万里的山河,在落入磨盘的刹那,就开始缩小成为几尺大小。而那磨盘轻轻的磨动,须臾之间,山河尽皆成为了碎粉。

山河之上的无数生灵,自然也随着那磨盘的转动,无声无息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。

磨盘虽然只开启了一次。但是整个元武主世界,已经丢掉了一个周域那样大的地盘。

如果任由这磨盘继续下去的话,那么整个元武主世界,则会化成碎粉。

大磨再次缓缓的开启,那刚刚算是躲过一劫的众生,在这一刻再次的叩拜了起来,他们恐惧,他们无能为力,所以他们只有扣请诸天神佛保佑,只有……

在这叩拜之中。方凌感到了一种悲痛。这是一种从内心深处升起,怜悯众生的悲痛,这是一种发自于肺腑之间的悲痛。

他看着那些叩拜的人,又凝视着那巨磨,冷声的道:“咱们去打破那巨磨。”

“方凌,那是天地之磨,乃是天道汇聚三千大道幻化而成,别说我们现在衰弱无比,就算是我们修为最强的时候,面对着天地之磨。也没有丝毫的办法。”

说话的是须弥道祖,他看着那巨磨,声音中带着一丝悲哀的道:“这巨磨的力量,会随着他磨灭的天地的力量。而不断的增加。当这天地被完全磨灭的时候,咱们这些人,都回挡不住天地巨磨的吸力。”

“到那时候,咱们同样要死在这巨磨之下。”

“不过,当这巨磨将毁灭进行到了极致之后,这巨磨的力量。就会从死转变成为生的力量,到那个时候,就会重新开天辟地,重新演化三千大道。”

元青道祖接着须弥道祖的话,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的道:“而我们这些人,统统都将化为虚无。”

方凌从元青道祖的话语中,能够感到这位道祖的无奈,更能够感到这位道祖,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斗志。

甚至,他能够从几个须发皆白的道祖身上,看到他们的虚弱,特别是须弥道祖,这个时候从他的脸上,方凌甚至看到了斑。

那种只有老人才应该有的斑。

天地大磨的磨盘,再次在虚空之中分开,又是无数的山河大地,从元武主世界分离开来。

大地要崩溃,方凌在稍微沉吟了瞬间之后,就腾空而起,朝着那偌大的磨盘冲了过去。

这一刻,他不再管其他人,就算是死,他也要问心无愧。

巨磨威临天地,他隐含着毁灭终生的威势,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竟然有人腾空而来,竟然有人敢挑战他的威严。

那偌大的巨磨,陡然胀大了百倍,还不待方凌冲过来,就将方凌直接笼罩在了磨盘的中间。

一金一青两个方凌,一个头顶升起了万丈的金光,一个头顶出现了三多青色的莲花。

而就在这时,偌大的磨盘缓缓转动,万丈的金光,犹如流星般的掉落,而那千丈大小的莲花,在这磨盘的旋转之中,也不断的消散。

金光如雨,青光似星!

方凌像要腾空飞向磨盘,他要将这磨灭天地的磨盘打碎,可是方凌发现,他无论腾空飞起多高,那磨盘和他之间的距离,一点都没有拉开。

不死心的方凌,稍微沉吟了刹那,两具身体,都朝着下面的磨盘落去。

可是下面的磨盘和他的距离,同样是没有任何的变化。而那两个磨盘旋转之间,方凌头顶的金光莲花,在不断的掉落,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,万丈金光就少了一半。

看着那缓缓转动的巨磨,在这一刻,方凌的心头,有一些明了道祖们为什么会这般的没有斗志。

天道无情,天道更无敌,虽然得到了道祖级别的力量,但是再天道之上,他依旧没有任何抵挡的力量。

也许,用不了多久,自己就将化成碎粉,消散在这天地间。

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,方凌觉得,自己有好多还没有完成的事情,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。

沉吟之间,方凌一拍自己的乾坤袋,那仁字神图。就从方凌的身上直冲而出。

虽然仁字神图的作用不是太大,但是这毕竟是方凌最强大的防御至宝,有了这仁字神图,方凌觉得。自己最起码能够多支撑一段时间。

仁字神图演化出来的青光,将两个方凌,全部遮挡在了青光之内,那本来犹如毁天灭地的力量,竟然再难以伤害到方凌分毫。

“死!”

一声犹如天地震鸣的声音。在方凌的耳边响起,本来悬浮在虚空之中,并没有任何颜色的巨磨,在刹那功夫,竟然变成了上黑下白。

两个磨盘交汇之间,更有无穷的黑白之气,在虚空之汇聚,那四周的天地虚空,在这诡异的力量下,开始崩溃。

紫青道祖、须弥道祖等人目视着被悬浮在虚空之中的方凌。一个个眼眸中,全部都是黯然。

他们觉得,方凌是死路一条,而他们这些和方凌一起的人,同样是死路一条。

可是,就在那黑白两色,好似天地初开,光和暗初次分离的气流重新汇聚,将方凌连同他的仁字神图,全部化成混沌的刹那。一颗金色的小树,从仁字神图上升起。

伴随着这颗金色小树的升起,淡淡的金光,浮现在虚空中。形成了一片金色的护罩。

这金色的护罩,不但将方凌遮挡住,而且这金色的护罩,还开始蔓延,开始笼罩更多的虚空。

点点金光,在虚空之中亮起。元无道祖陡然发现,在他所面向的位置,那将他困了多年的西岳神山上,同样升起了一颗和方凌头顶的金色小树一模一样的树。

只不过,这棵树高有万丈,只不过这棵树的颜色,呈现出的时候银白。

这棵树升起的银白色光芒,在虚空之中疯狂的蔓延,一时间以这棵树为中心的十万里虚空,瞬间平静了下来。

这是什么树,竟然能够抵挡住天地大磨盘的威势,心中惊异的元无道祖朝着四方看去,却发现在偌大的元武主世界中,已经升起了数十颗这样高大的树。

除了四颗和西岳神山的大小差不多之外,其他的神树大都比西岳神山的宝树要小。

但是这些神树出现的刹那,却将自己四周的虚空保护住,将那些崩溃的天地都镇压住。

“轰轰轰”

一阵犹如天崩地裂的声音之中,一座巨大的山峰从无穷的海水中飞出。高可接天的巨山顶端,同样出现了一棵树。

只不过,这个时候出现的树,是一棵白玉做成的宝树,他的大小,和方凌头顶悬浮的宝树大小相同。

看到这一颗颗的宝树浮起,方凌的心头就是一动,他神念闪动之间,他所得到的洞天福地图,几乎被祭起。

这些宝图,在飞起的刹那,都统统的化成了飞灰,但是一棵棵大树的影子,在这一刻却笼罩着整个天地。

这些大树,排列的看似杂乱无章,但是从虚空之上看去,又好似隐含着一种无穷的玄奥。

这些大树,就好似一颗颗的明灯,他们的力量,就好似一道道的光线,在虚空之中汇聚如一。

那金色的小树,在这无数光线汇聚的瞬间,竟然增大了十倍,本来汹涌无比的黑白两气,在挨近金色小树的刹那,竟然有一种难以转动的趋势。

“鸿蒙神树,这是鸿蒙神树!”一个充斥着惊骇的声音,在虚空之中响了起来。

本来磨动天地的巨磨,在这一刻,变的无比的缓慢,那旋转的阴阳太极图,这个时候,好似也完全停了下来。

“我一直以为,这鸿蒙神树,早就被天道毁灭,却没有想到,它尽然还存在!”元青道祖看着那金色的神树,话语中,带着一丝的惊异。

“呵呵,这位道友说得对,这鸿蒙神树,我也以为再难以见到,却没有想到,方道友竟然让他重新出现。”

说话的,是一个身穿葛布短衣,看上去和乡间的老农,没有任何区别的老者。

这老者的气势,并没有任何的惊人之处,可是当元青道祖他们看到这老人的时候,就觉得这老人的声势,竟然在自己等人之上。

这怎么可能?

他们作为道祖,可以说对于整个元武主世界的事情,清楚的很,世间有几个道祖。他们更是了如指掌。

但是这老者,明明就是一个道祖,但是他们却根本就不认识,不应该说。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位道祖。

“诸位道友,在下晋泓,乃是当年通天教主坐下弟子,当年三位祖师知道天道将要灭世,虽然联合其他圣人抵挡。却因为难以聚齐足够数量的道祖,最终还是功亏一篑。”

“不过当年的诸圣为了留下对付天道的手段,就将鸿蒙神树用大法力分散成普通的神树,隐藏在一座座山川高岳之中。”

“现而今,加上在下十圣已经汇聚,也该是我等诛灭天道的时候了。”

说话间,那晋泓道人一挥衣袖,他的手中出现了十根朱红的小剑,这些小剑看上去,就好似是小儿的玩具一般。但是诸位道祖将心神笼罩向那小剑的时候,一个个都感到恐惧不已。

“道兄,我等的修为,已经随着大道的崩溃,从道祖降了下来,这……”元无道君拿起那小剑,话语中带着一丝担忧的道。

那晋泓道祖淡淡一笑道:“不妨事,这小剑自己隐含着大道之力,诸位只要用神念催动就行。”

“轰轰轰!”

一阵阵呼啸的雷声,在天地间不断的颤抖。伴随着这雷声而来的,是犹如潮水般的暴雨。

血红的雨,好似是天在哭。那晋泓道人朝着方凌道:“方道友,还不快来!”

两个方凌对视了一眼。就从金色的鸿蒙神树下飞落下来,而就在他分别拿起两个小剑的时候。虚空之中,有声音响起:“你们只要放弃这十根小剑,我可以答应你们,永不灭世,我可以让你们。一直为道祖,主宰天下。”

虽然这声音没有半点的感情,也没有求饶的意思,但是所有人都能够听得出,这天道已经屈服了。

“命运,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”青衣方凌说出这句话之后,伸手就将那血红的小剑,朝着黑白两色的太极图扔了过去。

也就在方凌说话的刹那,其他道祖手中的太极图,几乎同时扔了出去。这些小剑再被诸位道祖用全力祭起的瞬间,就化作师道血光,瞬间没入了黑白两色的太极图内。

转瞬间,黑白两色的太极图,变成了一样的颜色,三千大道,再次出现在了天地之中,一切,都开始恢复起来。

“我的法力,我的法力恢复了!”

“啊,灵气,我终于能自此感应到灵气了,我没有死,哈哈,我没有死啊!”

“大道道纹,我的大道道纹,你终于还是回来了!”

……

十年的时间,对于道祖而言,也就是一瞬,但是对于凡人,却很长,很多人,都已经开始将那天地差点毁灭的事情,当成了一个故事来讲。

周域风光依旧,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,都在宗周的统治下,过着有序的生活。

但是周域的主人从来都不是宗周,而是作为周域第一大教的真道教,在周域修士的眼中,可以不理会宗周王朝的旨意,但是绝对不可以违背真道教的法旨。

违背宗周的王法,也顶多就是不去宗周,无尽海外,尽有自己修炼的地方。

但是真道教却不一样。

只要是违抗了真道教的法旨,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,都逃不出真道教的惩罚。

而真道教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的童子试,也成为了天下间最大的盛事。

虽然周域还有不少的宗门,但是这些宗门修炼到最高境界,也只不过是元婴而已。

可是在真道教,不但有通道照天的道人坐镇,更有通往元武主世界的道路。只要一个人你资质够高,超越元婴,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“父亲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,这一次,我一定要考入真道宗,重新振兴咱们左家!”十一二岁的少年,紧握拳头,郑重的说道。

他的父亲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子,脸色有些疲惫的男子抚摸了一下少年的头顶道:“靖儿,你的资质还可以,但是要记住,进入真道教,最重要的不是资质。”

“是对真道道祖的信仰,只有一颗对真道道祖赤诚的心。你才有可能进入真道教。”

那少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:“父亲放心,我这辈子,最敬佩的就是真道道祖。”

“我以后一定要像真道道祖一般,力挽狂澜。拯救整个周域!”

少年稚嫩而认真的神色,让孩子的父亲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,他重重的拍了一下孩子的肩膀,就没有再多说话。

对于一个在周域生活了多年的人,他自然知道想要像真道道祖一般挽救整个周域。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但是他不愿意将这种事情告诉自己的儿子,少年情怀总是诗,自己少年的时候,何尝没有要做一个像真道天帝一般的人的想法呢?

目视着自己的儿子进入真道教的道院,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,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担忧。

虽然他刚才说,自己的孩子资质可以进入真道教,但是那大多数都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孩子。

真道教的童子试,又岂是那么容易过的,不知道多少大家族。甚至宗门,都要将自己的天才人物,送入真道教。

要是万一过不了的话,自己该怎么安慰一下孩子呢?

就在男子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,就听有人轻笑道:“以你儿子的资质,进入真道教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这声音平和悦耳,男子扭头,就见一个青衫男子,淡淡的站在他的身边。

虽然青衫男子就在咫尺。但是男子却觉得自己竟然看不清这青衫男子的面目,这种现象,让男子心中一惊。

就在他想要对男子表示感谢的时候,那青衫男子已经迈开脚步。三两步消散在了他的眼眸之中。

看着人来人往的长剑,中年男子最终要了摇头,他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心中暗暗祈祷道:“但愿一切,都能够入这位素不相识的人所说,自己的儿子。能够顺利的进入真道教……”

青山依旧,几度夕阳……

在一片青山荒地之间,那青衫男子背负双手,立于凌厉的山风之下。

衣衫飘摆,飘飘然一如神仙中人。

随着男子手中法诀掐动,一个血色的珠子,就从青山之中飞出,落入了男子的手中。

血色的珠子诡异无比,四周的天地灵气在血色珠子出现的刹那,就好似万流归海一般,涌入了珠子之中。

海量的灵气,被那珠子只是顷刻的功夫,就吞噬的干干净净,而此时,那血色珠子的上空,更是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大嘴,想要朝着远处虚空的灵气吞去。

可是就在这血色的嘴巴出现的刹那,那青衫男子已经朝着虚空一点道:“这些灵气,已经足够你吸纳,又何必祸害周域本来就不多的本源之气。”

“你说的到好听,这么多年啦,我一直被困在那鸟不拉屎的地下,等待着你挂了之后,我还破体重生。”血色的大嘴不满的道:“却没有想到,我这一等,就是如此长的岁月。”

“你不但没有挂的迹象,甚至越活越滋润。”

青衫男子一笑道:“我现在活的也很好,倒是你这张嘴,却是越来越难听了。”

“你将我当成你的最后手段,要是身死道消的话,就让我转世重生,现在怎么想起来看我?”

那血色的珠子翻滚之间,就沉声的道:“难得你就不怕你的举动,被你的对手知道,等你什么时候身死道消,连着最后的手段,都被人给破解了。”

青衫男子挥手将那血色的珠子抓在手中,而后充满了自信的道:“身死道消,这天下,能够让我身死道消的东西,实在是太少了。”

“而且以我现在的水准,如果让人打的身死道消的话,那么关于我的一切,我的对手都能够推算得出来。”

说话间,青衫男子的手掌一挥,一股纯白的气息,朝着那血色的珠子笼罩过去道:“你这些年吸纳地底寒阴之气太重,心性已经有些暴虐了。”

“我看啊,你还是返本归元吧!”

血色珠子之中,陡然冲出了一股血气,这股血气,想要从男子的手中逃出。

可是青衫男子的修为,实在是太强了,他只是朝着虚空之中淡淡的一抓,就将那血气抓在了手中。不等血气继续说话,他就晃动手掌,将那血气直接化成了碎粉。

而那血色珠子,则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血色宝珠,虽然依旧灵气十足,却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妖异的气息。

男子看着手中血色的宝珠,沉吟了刹那,最终手指在血色宝珠上一点,随机自语道:“这东西虽然一般,但是对于后辈修士而言,也算是意见好东西,就留待有缘吧!”

也就是这一抛,几百年后,周域再次崛起一强者!

全书完!(未完待续。)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壶天阁 ( 豫ICP备14009344号 )

GMT+8, 2018-12-11 18:48 , Processed in 0.083346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壶天阁 X3.2 © 2001-2013 壶天电子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070号

返回顶部